抢了外卖小哥生意还要向他们收费?美团无语了

发布日期:2019-10-09 17:00   来源:未知   

  风雨交加,路途遥远,电梯拥堵,超时配送。这对于外卖员来说,应该是一个噩梦。

  他们与物业公司合作,不再让外卖小哥上楼,在小区和写字楼楼下驻点,专门做起了“最后100米”的爬楼生意。做这项生意的公司并不少,如上海徐家汇的至冠配送、深圳罗湖的众享闪送等。

  这样一来,既可以省去外卖小哥爬楼的辛苦,提高配送效率,又可以缓解大厦的电梯压力,两全其美,岂不妙哉?

  当然,这样贴心的服务,自然是要收费的。据媒体报道,各驻点都会向外卖小哥收取费用,金额在1-3元不等。为了强迫外卖小哥“低头”,他们要么会与物业公司合作,要么会直接霸占电梯。

  在太阳底下驱车赶了好几公里路的外卖小哥,一单也就赚个6元左右,为了区区100米,还要让别人“吸血”。这世界实在太魔幻。

  可以预见,当这项服务布满全国的时候,这些驻点可能还不仅仅向外卖小哥收费,而且还要将长长的手伸向消费者的钱包。这吃相,实在太难看。

  难道这就是外卖行业的未来吗?既无技术含量,又无创新意识。消费者光是叫个外卖,不仅要付钱给外卖平台,还要给这种多余的“摆渡”平台双手奉上荷包?

  我们可以看到,这些年世界的飞速发展,已经远远超出了想象。谁也没有想到,小小的外卖生意,会如此深刻地改变我们的生活。

  《中国共享经济发展年度报告(2019)》显示,2018年,我国的在线 亿元,占了全国餐饮收入的10.6%,用户规模也十分惊人,将近3.6亿。

  无论是凌晨还是深夜,是筒子楼还是办公室,是聚会还是失恋,热腾腾的外卖总是会第一时间地送到每一个消费者的手里。它见证了这个光鲜陆离的世界是如何在这一时刻达到美妙又和谐的平等。

  那在以光速迭代的社会里,在线外卖的下半场,是会风起云涌,还是波澜不惊,亦或是走向死亡?

  外卖市场的格局,已趋向稳定。自2017年饿了么收购百度外卖之后,市场就变成了所谓“631”的局面。有数据显示,美团外卖的市场份额为 65.1%。饿了么和其余外卖平台便占了剩余的40%。

  可以预见,未来C端的流量和增长都将趋于平缓,整个市场都慢慢饱和。剩下的事情就是怎么瓜分存量市场了。

  经过一阵疯狂的补贴战之后,消费者的外卖习惯已经养成,而随着生活水平的提升,消费者自然不仅仅只是追求外卖的便宜和快捷,他们更希望能够在平台上享受到安全和高质量的服务。

  相关调查报告显示,用户在使用外卖服务的时候,最在意的并不是价格。将近50%的用户最在意食品安全生产问题,超过40%的用户也很看重过往用户对于商家的评价。

  于是在B端方面,美团一直在尝试餐饮供给侧的改革,包括推出供应链产品快驴,对商家进行智能语音、收银业务方面的改造,进一步提升配送效率。

  除了美团在努力,还有一类公司也在往这个方面靠近。那就是所谓的外卖代运营机构。

  他们会帮助商家,重新设计菜品样式和搭配,设置单人套餐,拍摄产品图片,优化满减力度等,就是为了让外卖往精致化的方向靠拢。

  相信很多消费者在收到外卖的时候,都会发现外卖的餐盒变精致了,这就是外卖代运营公司努力的成果。

  不过,品质化只是外卖优化的其中一方面。我相信美团更大的野心,是打造一个外卖的全生态平台。

  去年7月,美团就上线 小时无间断配送”。用户可以在闪购平台,买到生活用品、生鲜果蔬、鲜花绿植等多种品类的物品。这可以算是基于外卖的即时配送网络延伸出来的一个更大的服务范围。

  美团声称,他们会与当地的商家合作,让门店充当前置仓,给用户提供最快捷的生活用品配送服务。

  也就是说,在不久的将来,我们可以在外卖平台上购买到任何自己想要的物品,包括衣服鞋子等等,并且还享受着“30分钟上门”的服务。

  的确,这是很多巨头包括阿里、京东都在做的事情。不过美团的实力也不容小觑,拥有强大的物流能力和科技能力。由外卖延伸出来的本地零售大战,尚且无法预测谁胜谁负。

  互联网的发展为“懒人经济”的增长提供了巨大的空间,而市场需求与外卖员之间的供需冲突,也会限制外卖平台的扩张。再加上人力成本的上升,使得外卖巨头的业绩并不漂亮。

  美团于去年7月,就第一次展示了小型无人配送车“小袋”——“小袋”平稳地来到台上,将咖啡送到了美团副总裁王慧文的身前。

  尽管有很多人都觉得无人配送车大规模投放之后,外卖小哥将会失业。但就无人配送车的机械性来说,无人配送车应该会成为外卖小哥的工作助手,而非替代品。

  一方面,无人配送车将解决外卖的“最后一公里”的问题,将餐食送到外卖员无法触达的地方。

  另一方面,无人配送车也将在极端天气和夜间场景中发挥最大的效益,方便外卖员去执行更加灵活的工作。

  第一是成本问题。据美团首席科学家夏华夏透露,美团小型无人车的成本在10万元左右,中型无人车的成本在20万元左右,机器配送平均每单的成本也要达到7-8元。

  目前无人车的配送成本,还远远高于人力成本。所以要如何控制成本、达到量产,都具有不小的难度。

  第二个是技术问题。无人配送车要如何通过阶梯等障碍?如何驶入机动车道?如何在有人干扰的情况下继续配送?如何自行通过门禁和电梯?这都是亟待解决的难题。

  第三是政策问题。既然是无人配送车,那需不需要配牌照?如果出了事故,又要由谁来担责?这已经不是仅由平台或者企业就可以解决的,需要政府对相关政策和标准进行制定了。

  虽然这个技术的落地并非一朝一夕,但仍然有无数的企业,在为了提高整个行业的效率而不懈地努力着。

  在未来,想必无人配送车会大大地改善外卖行业的配送水平,深入地变革我们的生活。我们完全可以期待这一天的到来。

  无论如何,这些改变都比开头提到的所谓的“摆渡”式服务好太多了。后者只是为了薅一把羊毛,前者是真正地关乎人类的福祉。

  消费者的眼睛是雪亮的,是想贪图小利,还是真正地做实事,每个人都看得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