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j5544.com

爱尔眼科遭艾芬隔空怒怼涉多起医疗纠纷市值一日缩水275亿

发布日期:2021-07-30 05:21   来源:未知   

  知名抗疫医生、武汉市中心医院急诊科主任艾芬日前通过社交平台质疑爱尔眼科,称其经爱尔眼科治疗眼病后视网膜脱落,右眼几乎失明。

  1月4日,爱尔眼科开盘即下跌,最大跌幅超过9%,截至收盘报68.22元/股,跌8.91%,总市值2811.7亿元,相比前一个交易日缩水275亿元。

  1月4日早间,爱尔眼科公布艾芬诊疗过程的核查报告,声称艾芬女士右眼视网膜脱离与本次白内障手术无直接关联。

  下午13时43分,艾芬在微博上回应称“避重就轻、混淆视听、管理混乱、推卸责任”。

  艾芬认为,爱尔眼科检查不彻底,没有发现眼底病变,怀疑爱尔眼科在趋利,因为眼底病变检查比白内障手术费用(两万九千元)便宜。

  一位不愿具名广东省某三甲医院眼科医生1月4日对时代财经表示,通常来说,晶状体浑浊(俗称白内障),类似于一个灯泡不亮,需要换一个新灯泡(晶体),但是在换灯泡的过程中,有可能把电线搞坏了,也就是艾芬医生目前遇到的情况,视网膜脱落。

  “爱尔眼科的问题在于做基础检查时,没有发现视网膜可能存在的问题。通过现有检查手段,是完全可以提前发现,并且在更换‘灯泡’时,连同‘电线老化’的问题一并处理(联合手术),如果没查出来,就是不负责任、不专业的表现。”该眼科医生表示。

  上述眼科医生进一步对时代财经分析称,该事件的责任界定和赔偿问题与爱尔眼科有关;目前艾芬未掌握术前术后的检查结果作为证据,这是医疗行业普遍存在的问题,需要专业第三方机构进行鉴定说明。

  针对事件的最新进展和处理方案,时代财经1月4日多次致电爱尔眼科董秘吴士君,并发送采访函致公司董秘办邮箱,但截至发稿前并未收到回复。

  据艾芬自述,2020年5月,她因感觉视力明显下降,到武汉爱尔眼科医院就诊,院方称她右眼患上了白内障,并于5月下旬接受手术,摘除了右眼晶体,植入了爱尔眼科医院提供的右眼人工晶体,手术大约花费2.9万元。

  但手术后未见视力好转,艾芬于10月在自己就职的武汉市中心医院眼科检查,结果显示其右眼孔源性视网膜脱离,近乎失明。

  艾芬认为,按照常规流程,做晶体置换手术之前应该检查眼底,如果早发现、早用激光治疗,情况可能不至于如此。艾芬质疑爱尔医院隐瞒视网膜病变问题,夸大晶体植入的作用,耽搁了眼疾治疗。

  12月31日,武汉大学附属爱尔眼科医院在官方微博发表声明,表示艾芬右眼为高度近视并发性白内障,有手术适应症,术前检查、手术和术后复查等各环节均符合医疗规范。

  艾芬2021年1月1日下午通过个人微博回应,认为爱尔眼科并没有出示正确的眼部检查照片,存在偷换概念的嫌疑,希望爱尔眼科公布她的正确的术前白内障照片,质疑爱尔眼科想“私聊”解决问题。

  1月2日上午爱尔眼科集团公司发声,称已成立集团调查工作组,并于1月1日连夜赶赴武汉进行调查。

  在1月4日的最新回应中,对于艾芬是否在术前做了眼底检查,爱尔眼科称检查了艾芬的手术病历,病历上有术前检查记录和术后第一天眼底检查记录。

  此外,爱尔眼科列出了三张术前、术中、术后的眼前节照片,强调此前提供给艾芬的白内障照片是真实的。

  爱尔眼科称,集团工作组指出武汉爱尔眼科医院在此事件上存在医疗管理规范执行不到位,责任心不强的问题。

  医药行业分析师、深圳中金华创基金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龚涛1月4日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表示,从目前事态走向来看,爱尔眼科医院操作不规范,对患者检查不够导致手术后视网膜脱落视力下降。

  “医疗事故一般会有第三方鉴定报告,医患双方共同指定或者由卫健委指定一家权威机构鉴定医疗事故原因。”

  家住山东省菏泽市的陈先生1月4日对时代财经表示,其朋友也与爱尔眼科产生了类似纠纷。“我朋友2018年3月在山东省菏泽市爱尔眼科检查,糖尿病视网膜病变, 需要更换晶体。”

  陈先生表示,朋友整个手术,自己全程陪同。“开始时,医生表示要先做一只眼睛,否则会影响另一只眼睛的健康,但做完一只后仅几个月,第二只眼睛也出现了问题,医生建议把另一只眼睛也做了。根据医生当时说法,治疗后眼睛一定会比不做手术好,但最终结果来看,还不如不做,朋友的两只眼睛都失明了。”

  陈先生还表示,朋友事后曾多次到向爱尔眼科讨要说法,但对方态度很强硬,表示手术没有问题。“目前正在维权,准备进行鉴定。”

  时代财经1月4日致电山东省菏泽市爱尔眼科医院了解情况,相关负责人在对患者信息及相关事件核实后对时代财经表示,患者若对后续处理结果不满意,可以请双方律师继续进行沟通。

  对于是否需要提前出示第三方鉴定问题,该负责人表示,希望双方律师见面协商后再做后续安排。

  时代财经检索中国裁判文书网发现,爱尔眼科涉及医疗纠纷数十起,分布全国多个地区。

  2018年9月26日,患者苏某因双眼老年性白内障到玉溪爱尔眼科医院有限公司住院治疗,期间进行右眼白内障超声乳化摘除术+人工晶体植入术+玻璃体切割手术,术后出现右眼前房出血、玻璃体腔积血,造成患者右眼白内障术后右眼视力光感、光定位不准。

  玉溪市医学会作出的医疗事故技术鉴定书显示,苏某病例属于三级乙等医疗事故,医方承担次要责任。二审中,云南省玉溪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判决,爱尔眼科赔偿苏某医疗费、残疾赔偿金等共计6.04万元。

  2018年1月16日,刘某在葫芦岛爱尔眼科诊断为孔源性视网膜脱落后收入院,实施左眼行玻切手术,注硅油晶体植入。2018年1月25日刘某出院。由于术后视网膜再次脱离,爱尔眼科未能及时发现,导致硅油不能取出,失去再次治疗机会。最终导致刘某左眼失明。

  随后,刘某将葫芦岛爱尔眼科医院有限公司告上法院。经鉴定,医方承担主要责任。判决葫芦岛爱尔眼科医院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赔偿原告刘某经济损失23.63万元。

  此外,包括曲靖爱尔眼科医院、太原爱尔眼科医院、重庆爱尔眼科医院、兰州爱尔眼科医院、贵阳爱尔眼科院医院等都曾因医疗纠纷被患者告上法庭,并被判决作出相应赔偿。

  根据中国裁判文书网信息,2020年10月27日,江西南昌卫健委对洪城爱尔眼科医院为患者开展违规检测进行处罚;2019年 ,河南许昌爱尔眼科医院发布典型虚假违法广告,被责令停止发布违法广告并处罚款10万元。同年8月,广东清远工商部门对清远爱尔眼科违规发布未经审查的医疗广告进行处罚;2014年2月,黑龙江工商部门对爱尔眼科违法发布误导消费者的广告进行处罚。

  身处眼科“黄金赛道”,爱尔眼科自登陆创业板以来,备受资本市场青睐,2020年最后一个交易日,爱尔眼科以新高收官,报74.89元/股,总市值达3087亿元。

  上市之前,爱尔眼科拥有19家医院。根据公司披露的2020年12月29日投资者关系活动记录表,目前爱尔眼科旗下医疗机构数量超过660家,国内约550家,海外有100多家。

  根据时代财经此前报道,2014年,爱尔眼科引进社会资本中钰资本等各方,设立并购基金,通过基金收购市盈率较低的医院,培育一段时间后,达到一定利润水平再卖给上市公司体系。

  新开设的医院,一般由爱尔眼科和合伙人联合投资,待新医院达到一定的盈利水平后,爱尔眼科通过发行股份进行收购。

  在龚涛看来,爱尔眼科规模大涨,但快速并购式扩张也有可能埋下隐患。“爱芬医生的事件不是孤例,忽视软硬件的统一和诊疗系统的规范化,很可能导致一系列医疗纠纷。”

  2020年三季报显示,爱尔眼科营收44.02亿元,同比增长47.55%;净利润10.02亿元,首次突破单季10亿元大关,同比大增85%。不过,如果剔除三季度并表的30家医院,爱尔眼科单季度净利润内生增速则下降到35.68%。

  持续并购也让爱尔眼科商誉大增。截至2020年三季度末,爱尔眼科商誉为41.26亿元,占净资产的比重40.38%。

  对于商誉问题,爱尔眼科董秘办相关负责人此前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表示,如果财务上出现商誉减值,根本原因是对于并购项目的整合能力和驾驭水平出现了问题。如果能够持续增长,商誉减值是没问题的。返回搜狐,查看更多香港马会2020开奖结果走势图香港现场直播开奖记今晚开马